寻找一座城

作者:张杰 责任编辑:郑楠 信息来源:民建安徽省委网站 点击量:972 发布时间:2020-09-14 16:21:20

母亲站在阳光下喊着我,满脸的皱纹就像玉米粒阡陌交横着,花白的头发和风一起起伏呼吸,我突然感到了时光正在把我从梦中唤醒。

母亲是越来越老了,记忆也和时光走失了,丰盛留给了过去,残缺留给了自己,只有考城的阳光和那枚已经生锈的圆月亮占满了母亲已经残缺的记忆。母亲提到西泉街的表舅和舅妈,甚至还提到了我出生前就已经过世的姥姥姥爷。于是,我开始在我的头脑中搜寻这做城市——考城,我搜寻它的蛛丝马迹,但没有这座城市的丝毫记忆,也百思不得其解和这座城市有什么渊源。我开始百度这座城市,但现代科技给我的答案就是:搜索不到答案。倒是在梦中,梦见有一座城市在我面前,但前面还有座大山,我想攀过去,但道阻且长,然后梦就醒了,这个梦做了好几次,以致我想我的前世是不是和这座城市是有关联的呢,那么似曾相识的感觉,它,会不会就是考城呢?

医生早都说过母亲的记忆已经好多遗失了,而且这种遗失是永远找不回来的,每每想到我的心是很难受的,因为谁都喜欢完美不喜欢残缺。只有考城这个陌生的名字被母亲小心翼翼的收藏在岁月的记忆里。我认定这座城市肯定是和我们张氏家族是有渊源的。

我土生土长地成长在这做叫蚌埠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面,我们张姓家族在快乐发芽,拔节,成长。姓氏也让我们这个张姓家族蒙上了传奇色彩。从几辈子前,我们就和张姓接下了不解之缘,姥爷姓张,母亲自然姓张,找了父亲也姓张,因为爷爷奶奶也都姓张,后来哥哥结婚找了嫂子也姓张,母亲很苦恼地说:你以后找对象不要找姓张了,后来我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再后来我遇到了合适的人,他来自外省外市的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离县城都要1小时,如果不是认识他,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去这个地方,因为它的名字居然叫:小张庄。好多的青年都出去打工了,亚的平时兄弟姊妹们在他乡异地生活着,但血脉里留着的都是浓浓的亲情,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姓张。走的再远,也走不出城市的血脉。

我的心被考城这座城市的名字焦灼着,因为母亲的记忆牵挂着我的心,母亲更是念叨着要回这座我认为虚拟的城市,甚至有一天跑了出来,门没有锁,我和我的兄弟姊妹们满大街的寻找她,当我顺着她曾经给我讲过的路线寻找的时候,我的脚已经磨破了,但当我在明晃晃的太阳下,发现母亲颤巍巍地站在那个似曾相识的车站前站着的时候,我快步从马路对面跑了过去,穿过无数的汽车,那条路好象漫长到一辈子,我一把抓住母亲,我看见她的白发在风中飘扬着,我的心在明晃晃的太阳下颤了一下。

后来无意中看到一则博文,看到那熟悉的二个字:考城,我的心开始心动过速,居然看到了以下文字:“考城是目前凤阳县境内仅存的两座千年古镇之一,已有一千七百多年历史,历史上人杰地灵,涌现了一披文臣武将.骚人墨客,考城八景集中体现了考城的青山碧水,考城有着千年来积淀的文化底蕴和历史风采,而且考城只有2大姓:张姓和王姓,其中考城张氏宗祠申报第七批省级文物。

原来真有考城这个城市啊,它被岁月收藏在一个角落里,但只要认真呼唤,又出来了,而且还是那么清晰和生动。母亲出身书香门第,自幼受爱好诗书的姥爷的熏陶喜爱读书,后来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坚持让我们读书,我们的生活中充满的书卷的香气和母亲种的花香,看来在母亲的阅历里已经刻上了考城这座文化名城的年轮,在母亲的甘苦中也蕴含着城市的变迁。

当我把这段文字打印下来给母亲看的时候,我看见有泪从母亲干枯的眼角流出,我倾听到它滑落在岁月长河的清晰声音。

我打算周末就出发带着母亲去找回她的记忆,我知道光阴是永远找不回来的,但是我也要去寻找这座城市,在城市的立体里展开脚步,在城市的历史里延伸回忆和梦想,去找一个可以投奔的地方,演自己,扮摸样,不计掌声,淡定登场。


点击获取原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