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谣

──蚌埠市政协原副主席、民建蚌埠市委员会原主委陈锡瑶的淮河治理提案

作者:邵体平 责任编辑:郑楠 信息来源:民建安徽省委网站 点击量:414 发布时间:2020-10-15 09:11:19

 “如果我们再不重视环境保护,无度地浪费水资源,那么,世界上的仅有的最后一滴水将是人类的眼泪!”这是一句令人心灵为之震颤的警语!

危言耸听,非也!

1996年2月1日,安徽省政协委员、民建蚌埠市委主委陈锡瑶在安徽省政协七届四次大会上紧急呼吁,要“重视水资源保护,尽快清理每年注入淮河的15亿多立方的污水”,“加强环保意识,正确处理环境与发展的关系”,“斩杀重污染源,关停禁转改,绝不手软”,建议“严格控制新污染源,加快立法,加强执法力度”。

1996年2月8日的《安徽日报》在一版作了重点报道。

事出有因。

省政协委员们记忆犹新,陈锡瑶的专题发言,慷慨陈词:“尽快治理千里长淮日益严重的污染问题,保护沿淮两岸人民的身心健康,保持淮河流域的经济可持续发展战略,还民众一条碧水长流的淮水。”

1991年、1995年淮河流域发生过两次严重污染,那酱油汤一样令人作呕的河水,早就令蚌埠几十万市民惊惶失措了,众多的饭店酒馆难堪地无地自容,先后打出了“本店菜肴全用井水”字样的招牌。

这让人尴尬汗颜招揽食客的独特广告语,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都令人心有余悸。自来水公司得到政府命令,不惜血本,施出浑身解数,超量投放净水剂,收效甚微,怎么也排除不了自来水中的那般子刺鼻的异味,以至于几十万市民满世界的找井水,上下班的人们开始用塑料桶装水,塑料桶成了抢手货。

守着淮河没水吃的窘况,令人不安和焦虑。

 “五十年代淘米洗菜,七十年代农田灌溉,八十年代水质变坏,九十年代鱼虾绝代”,这是当时淮河水环境变迁的生动写照。

为了治理淮河,1995年国务院颁布《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暂行条例》,这是中国第一部流域性水污染防治法规,此后陆续开展了“零点行动”、淮河水体变清等重大防污治污措施。

出于强烈的社会责任感,1995年起,陈锡瑶十分敏感地针对淮河污染,连续多年做出调查研究,撰写了一系列关于淮河污染的调查报告和治理污染的建议,在省、市两级的政协会议上做过专题发言。陈锡瑶通过对淮河污染情况进行跟踪调查,列出大量的事实疾呼:“淮河污染尚未彻底根治,切不可掉以轻心”!

其言,情真意切,震聋发聩。

陈锡瑶生在淮河边,淮河流淌的是养育淮河儿女的乳汁哇!他爱淮河,更对淮河的遭受的污染痛心疾首,他的发言,令闻者为之动容,赢得在场的省领导及政协委员们雷鸣般的掌声。

诤诤铁骨诤友情,为国为民鼓与呼!这,就是陈锡瑶刚正不阿的秉性。

陈锡瑶对淮河深有感情,他的故乡就在淮河边上,他是喝淮河的水长大的孩子。陈锡瑶的提案和发言,喊出了淮河流域3亿民众的心声和期盼!

发源于河南桐柏山的淮河滚滚东逝,流经河南、安徽、江苏等省,通过洪泽湖,分两路下泄入江出海,全长1000多公里,流域面积二十七万平方公里。于中游流经陈锡瑶的家乡寿县。

陈锡瑶1936年出生于淮河之畔,“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民谣在他的记忆深处并非色彩斑斓,眼前的淮河污染,令他心痛。

陈锡瑶参政议政热情高,善于发现问题,不仅提案多,而且质量高。1987年陈锡瑶加入民建组织,1988年起担任市政协委员。连续多年,陈锡瑶在各种会议上对蚌埠的发展规划、城市建设、经济振兴等方面,提出了几十条意见和建议,一些提案被评为优秀提案,受到市委、市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和采纳。对蚌埠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崛起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和作用。1992年,陈锡瑶被民建中央评选为“优秀会员”;1993年,增补为安徽省政协委员。1996年,陈锡瑶任民建蚌埠市委会主委,1997年被选为出席民建全国“七大”代表。1998年,陈锡瑶当选蚌埠市政协副主席,1998年9月23日,为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江泽民总书记来皖视察调研,与蚌埠党政军领导座谈,陈锡瑶应邀参加。

夜深人静之际,常常是陈锡瑶灵感活跃的时候,思想的火花碰撞出一串串耀眼的光辉,陈锡瑶以极其敏锐的远见灼识、准确的政治敏感、慎密的逻辑思维构筑心曲,他把智慧的结晶,毫无保留地倾吐出来,他是一位与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的挚友,娓娓地倾吐赤诚的心声。

一灯孤明,朦胧的光环,犹如舞台之上的聚焦点,笼罩着一位孤独忘我的伏案者,陈锡瑶那略显单薄的脊背,凑近灯光,弯成了一张弓,这张弓被温柔的逆光放大了,光束在雪白雪白空空荡荡的墙壁之上,投影出一个变形了伏案奋笔的身影,映照出一张白皙的面孔。

1992年至1998年间,陈锡瑶撰写并发表各类调查报告、理论研讨数十万字,见诸于中央、省、市各报刊:

《治好污染──淮河儿女的期盼》;

《淮河治污,依旧形势严峻》……

陈锡瑶撰写的几十万字的提案,闪烁着的是他慎密的逻辑思维和强烈的数据观念以及忧患意识,燧石碰撞,时时迸发串串火花,其敬业之情溢于言表,其爱国之诚炽烈似焰,一如他的为人处世,接人待物,令人肃然起敬。

1998年夏季,我国长江、嫩江、松花江流域普遭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虽说抗洪救灾的精神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然而,洪水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于是,陈锡瑶想到和构思的重大调研的课题是──《大水之后淮河流域的防汛工程问题的反思及其对策》,其忧国忧民之心苍天可鉴。

1998年7月20日,《人民政协报》头版头条,发表了一篇题为《淮河污染,仍然形势严峻》的新闻调查,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而该文的作者正是陈锡瑶。

陈锡瑶列举了大量的事例和数据,大声疾呼:淮河的污染尚未彻底根除,切不可掉以轻心。淮河治污任重道远。其忧国忧民之情溢于言表。

“淮河水一日不清,民建蚌埠市委就绝不放弃跟踪调研。”其言昭昭,其情切切。

一滴水足以映出太阳的光辉,无须通读全文,醒目的标题,无比准确地坦露了作者的心迹。这些高质量的论文,见诸于中央、省、市各刊,产生了较为强烈的社会反响;有的文章获得优秀论文,受到民建中央、省市各有关方面的重视和赞赏。

颇具份量的提案和理论研讨文章,字里行间,渗透着陈锡瑶的一腔报国之情。

水,世界的生命之源,也是维系人类生命存在的必需品。水和空气、阳光,并称为人类得以繁衍生息的三大要素。

陈锡瑶鼓励民建会员参政议政,服务社会。

淮河水质严重污染,为纯净水产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提供了绝好的契机,经过多次实地勘探、选址,民建会员陈健民在民建蚌埠市委会的支持下,果断认真地作出的市场调研和评估,于1996年3月投资百万元,创办了“蚌埠市健民饮品有限公司”。

为引进美国杜邦技术,购置过滤地下深水净化的设备,陈锡瑶积极协调财政局、技术监督局、卫生局、防疫站、信托、银行等部门,为健民纯水公司的创办给予支持。

民建会员陈健民将厂址选在蚌埠南郊柳树郢,一楼的700平方米做为厂房,设备整体采用不锈钢管的取水井深入地层岩下100米。独一无二的深井水源,确保原水无污染,独家采用美国杜邦二级反渗透膜处理精密工艺,日产纯水量48吨。

当地下深井提取并生产出第一桶水之后,陈健民迅速将其送往市卫生局、市技术监督局检测,很快,结论出来了,纯净水的理化、矿物质含量等多项指标完全符合饮用标准,比国家制定的饮水标准超出了一大截。蚌埠市第一家专业生产纯净水的企业从此诞生。

1996年5月8日,“安徽省蚌埠市健民饮品有限公司”正式挂牌。这是安徽省生产规模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的一家纯水公司,引进美国先进技术,利用地下深层矿化水高科技、深加工制造适合民众直接饮用的优质好水。

1997年、1998年两年高考期间,健民纯水公司在蚌埠一中、蚌埠二中门前无偿为考生及家长提供饮用水,投放受益20000多人次,此举,受到社会各界广泛赞誉;1998年特大洪灾之际,健民纯水捐献了价值30000元的纯水。

从此,“健民纯水”的连锁销售点,醒目的招牌遍及珠城;一辆辆装饰与众不同满载“健民纯水”的小飞虎、小东风送货车,堪称珠城的一道道移动的亮丽风景;那不时穿梭于珠城大街小巷的三轮车与自行车,更是及时地将那一桶桶晶莹透明的“健民纯水”,送进千家万户。目前,位于蚌埠高新区的民建企业“健民纯水”,得以发展壮大,成为知名品牌。

所幸。经过多方治理,自2005年以来,淮河干流已连续15年未发生大范围突发性水污染事故,水质持续改善,从上世纪90年代Ⅴ及劣Ⅴ类水,已经提升到常年保持在Ⅲ类水的水平。

撰写提案,提出措施,呼吁治理淮河污染,鼓励会员创办企业向百姓供水。

忧国忧民。陈锡瑶和蚌埠民建会员陈健民,用行动谱写着一曲——水之谣。


点击获取原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