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我去看了这部电影……

作者:蒋泽一 责任编辑:郑楠 信息来源:民建安徽省委网站 点击量:483 发布时间:2020-09-29 10:53:28

自上映以来,这部电影的热度一直不减,很多人在讨论,相关的影评也是层出不穷。即便后来,这部电影的评分一直在降,票价也一直在降,讨论热度也还是一直居高不下,甚至有点不降反升的意思。
  一开始我没去看,因为怕看不懂。
  因为这部两个半小时的《信条》(Tenet)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电影。这个英国人的电影本就以烧脑难懂著称,这次的电影名字就很拗口,冷峻而且单调,完全没有以前四字片名的美感与精致。
  现在看来,上个月《星际穿越》和《盗梦空间》的重映,简直就是在为《信条》的上映做铺垫,让观众们再熟悉一下诺兰的风格,否则,一下子真是很难适应《信条》的。
  终于,在把诺兰其他作品基本学习了一遍后,我去看了这部电影。
  虽然全程聚精会神地观影,毫不放过任何一个镜头和细节,就怕错过任何一个故事情节,大部分人还是和我一样,从公路飙车那一段开始,渐渐跟不上节奏了,而前方还一直高能,主角依然一路开挂。
  怎么去看待《信条》的“时间逆流”概念?如何来理解最后大决战的时间钳形攻击战术?有无数人在观影中陷入了烧脑的剧情,在观影后则陷入了烦恼的解析。也许,你要像片中女科学家在向男主角介绍任务背景时所说的“不要试图理解它,感受它”那样,才能拥有更好的观影体验。
  其实,《信条》不仅是一部科幻片。它还是动作片、间谍片,更是一部标准的好莱坞商业大片。
  首先,《信条》是一部科幻片。
  诺兰对时间是有执念的。无论是早期的《记忆碎片》,成名作《盗梦空间》,抑或是巅峰之作《星际穿越》,他总是在围绕时间做文章。不难看出,诺兰一直在苦苦探索着时间这个宇宙的终极命题。莫非,大导演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个物理学家?而且还是最前沿的理论物理学家?
  玩笑归玩笑,玩笑又不是玩笑。理解诺兰电影的难度,绝不亚于解答一道高中物理竞赛的大题。而且,就像竞赛试卷题目的排序一样,每道题的难度还在逐渐加大。好难啊!
  其次,《信条》是一部披着科幻片外衣的动作片。
  影片开场就是一段标准的动作戏——东欧恐怖分子劫持了基辅大剧院的观众,主角所在团队奉命强力突袭,绝对的大场面。爆裂密集的背景音乐、扑朔迷离的人物关系,一下子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
  紧接着的飞机撞击大楼,剧组此次可是专门买来一架波音747“实拍”。公路飙车那段紧张又刺激,还有最后十分钟的红蓝两队合作炸大楼,有点小规模战争片的感觉,这便是拍出了动作片的极致。
  再次,诺兰本人坚持认为《信条》是一部间谍片。
  导演自己道,“我随时准备尝试间谍片类型,这是我一直期盼的。我从小就喜爱特工电影;它的内容非常有趣、令人兴奋。但是,如果不搞出点儿新意来,我是不会拍摄的。简单来说,我们的策略是,我们对《盗梦空间》这类‘偷盗类型’所做的颠覆,也就是将《信条》代入间谍类型的方式。将《盗梦空间》归类为偷盗电影,并以这种方式将《信条》归类为特工电影。”
  最后,《信条》是一部标准的好莱坞商业大片。
  虽然档期是一推再推,票房也追不上《八佰》,但辗转七个国家取景的《信条》无疑是今年以来,影院公映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好莱坞大片。
  1984年出生的男主角约翰·大卫·华盛顿是好莱坞一代黑人巨星丹泽尔·华盛顿的长子,这次算是他真正意义上担纲男一号的大作品。身高1米90的女主角伊丽莎白·德比齐,出道十年后再次突破自己,这位90后的演员确实值得我们更多的期待。饰演尼尔的男配角罗伯特·帕丁森,成名甚早,这次凭借团队精神和英勇牺牲,又实力圈粉一大拨。
  既好看,又难懂,这就是《信条》。
  不要试图理解它,感受它。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毕竟,《信条》不仅是科幻片。


点击获取原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