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追寻自我身份认同的历程

作者:郑楠 责任编辑:郑楠 信息来源:民建安徽省委网站 点击量:257 发布时间:2020-09-13 17:44:24

故事的讲述是从巍峨苍朴的土楼开始的。天气晴美、林木葱茏,黛青的群山、油绿的麦田、火红的灯笼……画面有质感、层次强烈、色彩斑斓,有孩子般的雀跃。

迪士尼麾下有很多公主,花木兰是最特别的一个。2020版的《花木兰》,中国家喻户晓的女扮男装、替父从军,被赋予了新的内涵。

刘亦菲的扮相简洁明快,无论是娇美的女孩,还是矫健的勇士,都诠释得细微传神。前期的“对镜贴花黄”,通过媒婆(郑佩佩饰)的耳提面命,在文戏与武戏交叉的蒙太奇中,木兰展现出了娴静守礼、活泼开朗的少女特质。当点兵文书送达时,除了凸现出家中无男子能出征的困境,同时带来的也是关于远方的气息,那宏大而未知的远方粗砺、神秘,充满诱惑。在我看来,这更像一个年轻女孩子自我认知和觉醒的历程。在危机重重的战场上英勇战斗,后期的“寒光照铁衣”,素颜妆面,勇敢找寻自我的价值。

影片中所倡导的忠勇真孝的主旨,符合中国的传统美德。当巫师怂恿被逐出军营、无所归依的木兰与自己联手,木兰效忠家国果断拒绝,是为忠。随骑兵追击敌军,有军士落荒而逃,木兰虽有迟疑仍继续向前,是为勇。出战前内心几经挣扎、不愿再隐瞒自己的女子身份,木兰想主动向董将军坦白,是为真。为了家族荣誉和保护家人,木兰替父出征,是为孝。一路历练成长,驾驭内心力量,激发真正潜能。通过这段传奇的历程,她打破了女性只能做"好妻子"的命,成长为光荣的勇士,成就了家国天下的梦想,赢得了君王的认可,也收获了惺惺相惜的爱情。“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的情节刻画得也真诚动人,成就了木兰勇于追求真我、坚守初心的形象。同时,影片首尾呼应,描绘了乡邻们从鄙视到崇拜的众生相,大女主戏,有扬眉吐气、豁然开朗的感觉。

纵观几位男性角色对花木兰的态度,柔然可汗从不屑到正视、皇帝从鼓励到嘉奖、董将军从排斥到信任、陈宏辉从轻视到欣赏,父亲从最初的担忧到最终的以女儿为荣,侧面描绘出木兰成长的历程。而巫师(巩俐饰)这个女性角色,似是木兰镜像的反面。同是众人眼中的异类、同是渴望得到认可,却忠于不同的信义。只要懂得了这个主题,女巫最后的轻易反戈、舍身相救就不难理解。在自我身份认同的历程中,在无尽的虚空里,两个同样追寻着的女性,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把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个追寻自我的故事,没有花里胡哨的支线,实拍的战斗场景有观赏性,配乐《Reflection》结合了浓厚的民乐元素,悠扬大气。虽然因为台词、情节设定,剪辑、翻译等各种因素,很多片段有明显的逻辑缺陷。又因东西方文化差异,许多中国的意象:比如凤凰涅槃、丹霞地貌、丝绸之路、唐城、大雁塔、土楼、唐妆花黄等表现相对生硬,与史实偏离。但是,它并非纪录片。做为一部架空时代的写实动作片,表达浅显易懂、老少咸宜,总体契合了中国文化的底蕴。

脍炙人口的北朝民歌《木兰辞》,和《孔雀东南飞》并称“乐府双璧”。塑造了木兰这一不朽的艺术形象,勤劳善良、坚毅勇敢,不慕权势、热爱和平。故事的原型是北魏太武帝时期与北方柔然作战,429年,“秋七月,车驾东辕,至黑山,校数军,实班购王公将士各有差。”在各种版本的传说和考证中,花木兰应是古黄河两岸一带人。与唐高祖李渊之女平阳公主、北宋杨家将穆桂英、明末土司夫人秦良玉等巾帼英雄一样,在历史漫长的口耳相传中,成为中华民族集体记忆的一部分,历久弥新。

正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每个人心中,也都有自己的花木兰。迪士尼的电影,让成人可以进入完美纯真的童话世界,寻找回年少时的初心,一片明净、坦诚快乐。让孩子可以立体地认知诗歌中的人物,在卷帙浩繁的史籍中,树立起自己心目中闪闪发光的英雄。


点击获取原图

返回顶部